您現在的位置:郎溪先鋒網 >> 黨媒聚焦 >> 熱點關注 >> 文章正文

改革要溶解這四種集團式“中梗阻”
發布時間: 2015-04-01 17:44:59 被閱覽數: 4065 次 來源:瞭望觀察網

 想必大家對改革不缺少決心和勇氣是充分認同的,“壯士斷腕”的提法早就婦孺皆知,今年《政府工作報告》80余次提及“改革”;也不是沒有“施工圖”,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決定已列出80類500多項改革,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改革章節列出簡政放權、投融資體制、價格、財稅體制、金融、國企國資、非公經濟以及科技、教育、文化、醫藥衛生、養老保險、事業單位、住房公積金等改革清單。

  那關鍵之年什么最關鍵?大家也不會陌生,就是消除“中梗阻”導致的改革膠著局面。形象點說,就是媒體整天傳播的“最先一公里”“最后一公里”、“中梗阻”“腸梗阻”等。

  高層最頭痛的問題是改革方案“落地”。全面深化改革啟動以來,抓頂層設計與抓改革落地始終相伴而行。2月27日,在深改組第十次會議上,習近平強調,改革要處理好改革“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關系,突破“中梗阻”,防止不作為,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來,讓人民群眾有更多獲得感。

  改革,一定會遭遇梗阻的,否則就不叫“改革”。“改革”一詞,源遠流長。公元前307年,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因胡人服飾多為皮革所制,故有“改革”一詞。自古至今,改革從來非易事。中國歷史上歷次“變法”“維新”,不無終成大功之先例,但更多是中道崩頹,或曇花一現。原因不復雜,改革是在給定的時間段中,針對既定目標對復雜利益格局進行深度調整,被調整者,特別是利益被做減法者,反彈情緒、掣肘動作,甚至阻撓設障,都在意料之中。

  新時期開啟的改革大業,“梗阻”一直就有,想必也將繼續存在。只不過每個時期的“中梗阻”不一樣。要對癥下藥,就很有必要把當前全面深化改革階段的“中梗阻”摸清搞透。

  改革開放初期的“中梗阻”,更多是思想、觀念特別是意識形態上的“梗阻”,包括改革前景不確定性導致的“消極梗阻”。而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利益變化巨大,利益格局集團化特征明顯,直觀表現在以“階層認同”為紐帶的利益集團分化。這種“利益”,既包括經濟利益,也包括政治利益、文化利益。不同利益集團間的分歧、對立、沖突是客觀存在的,不同利益集團為著某種“共同目標”臨時聯手也是有的。

  對于深水區的“啃骨頭”改革之難,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早有準備,習近平曾多次強調,推進改革,需要“更多的政治勇氣和智慧”,以及“壯士斷腕”般的決心。

  細說起來,“中梗阻”并不必然來自于既得利益集團。不僅有既得利益集團形成的“中梗阻”,也有山頭主義、本位主義、利益驅動導致的“中梗阻”,還有分眾化小團體組成“民意集團”導致的“中梗阻”。各類“中梗阻”雖然訴求不一,但在阻滯改革的后果上,可能殊途同歸。比如,針對國資國企改革,政府決策部門、國企高層管理者、國企職工、民間資本、社會公眾以及國外勢力,都會認為是“利益攸關方”,都有強烈的訴求表達,但動機各異、指向不同、要求不一,且都可能借助各種手段搞“統一戰線”,在互相掣肘中膠著,導致改革步履維艱。本文來源:瞭望觀察網

  這些部位的“中梗阻”,往往不是單發性的,而是有影響改革設計的能力、有把控改革施行的渠道、有制造輿論的本領、有挾持“民意”的辦法,呈現出集團式的“利益共同體”特征。要撕裂這種盤根錯節的“利益共同體”,專攻某個部位的“中梗阻”未必完全奏效。

  干擾改革推進的“中梗阻”“腸梗阻”不會少,但尤其需要下力溶解的是集團式“中梗阻”。這樣的“中梗阻”有哪些?

  大概可分為四種。簡而言之,在上,政商聯手,動搖干擾改革的頂層設計;于中,本位主義,搞選擇性落實、象征性執行,甚至利用手中權力直接設障阻撓改革推進;在下,為官不為,消極抵制,甚至借改革之名直接侵害群眾利益;于側,群體性盲動,甚至借虛假“民意”破壞改革環境、影響發展穩定。

  第一種,強勢的特殊利益集團干擾或“誤讀”改革頂層設計。

  自上而下的改革,其首要在于凝聚共識、確定方向。但從古至今,利益集團對于改革頂層設計的干擾阻撓,屢屢出現。

  先秦商鞅變法,舊貴族即高呼“利不百不變法,功不十不易器”“法古無過,循禮無邪”,阻撓改革。北宋神宗年間,“百年之積,惟存空簿”,改革迫在眉睫,但王安石熙寧變法,外有舊黨魁首群起而攻之,內有后宮諸人高喊“王安石亂天下”。改革一派左支右絀,也不可避免新法漸廢、人亡政息的結局。晚清百日維新更為血腥殘酷,以慈禧為首的既得利益集團,砍掉了“戊戌六君子”的頭顱。

  發端于1978年的經濟體制改革,30多年來從未一帆風順過。一路披荊斬棘走到今天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同樣經歷了來自“左”右兩種思潮的干擾和阻撓。所幸領導改革的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善于總結自省并有強大執行力的政黨,這成為中國贏得今日舉世矚目之改革奇跡的根本原因。

  也因此,我們會對習近平所言“改革開放永無止境,停頓和倒退沒有出路”,以及改革需要以“更多的政治勇氣和智慧”推進,有更深的體悟。

  在當前的改革中,利益集團對于改革頂層設計的影響依然存在。特別是一些高級領導干部搞“非組織政治活動”、團團伙伙、小圈子,往往政商勾連、上下其手,政治勢力與經濟實力一起發力,既有“上層建筑”的謀劃能力,也有“經濟基礎”的保障實力,其干擾改革方向和重點的力量不可小覷。

  3月2日,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新聞發言人呂新華在大會新聞發布會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到,“在反腐斗爭中,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發現多少查處多少,絕不封頂設限,沒有不受查處的‘鐵帽子王’。”其背后深意,即是要以反腐促改革,“老虎”再大也要打,“集團”再厲害也要破,保證改革方向不被政商聯手的強勢利益集團所左右。

  第二種,部門本位主義的“選擇性執行”。

  一些部門和地方在落實中央有關改革的決策部署中,囿于部門利益和局部利益,甚至出現不顧大局、向內部“利益捍衛者”妥協的情況,搞選擇性落實、象征性執行。

  比如,一些部門和地方在制定改革實施細則時,有的不積極作為,轉發文件了事,使基層找不到改革的抓手和方法;有的塞私貨、搭便車,把對本部門有利益有好處的東西巧妙添進去,借機為部門甚至小集團牟利;有的大玩折衷主義,遇到對本部門有削權減利的改革方案,在制定細則或執行中做“調和”處理,使改革成效大打折扣;有的上推下卸,脫離實際和群眾需求,生搬硬套,改革沒釋放紅利,反而讓老百姓添堵;等等。

  第三種,基層干部群體的“雁過拔毛”行為和畏難、抵觸情緒。

  “最后一公里”的梗阻往往出現在這里,“蒼蠅”也多產自這里。

  據媒體透露,在一些地方,中央下撥農村危改款,有的農民獲批一萬元到手只有五千,有些村民連房都住不上,還有干部索要“好處費”。如此“雁過拔毛”的事,恐怕不在少數。“蒼蠅”大行其道,再好的改革措施也會大打折扣。本文來源:瞭望觀察網

  在推進改革上,當前,仍有少數縣鄉以下基層干部無心部署和落實改革,或是擔心風險大,會激化不同群體的利益矛盾;或是擔心得罪人,搞得不好惹火燒身;或是擔心沒好處,反而削了自己的權、動了自己的奶酪。在中央實行八項規定、反對“四風”之后,“為官不易”的喟嘆,在縣鄉以下基層干部群體中很有市場。

  對縣鄉以下基層干部的亂作為、不作為的深層原因和社會環境,要予以特別關注,加以深入研究。這是決定改革成敗的一個關鍵樞紐,也是決定群眾能有多少“獲得感”的關鍵閘門。改革方案能不能落地,改革措施能否不折不扣得到執行,這個群體的作用是決定性的。所謂“千仞之山,功虧一簣”,縣鄉以下基層干部一旦遇到問題繞道走、趕上矛盾就躲著走,碰到利益不撒手、少了利益不作為,改革的航船怎能不擱淺?

  不過,僅僅簡單批判不足以溶解這個集團式“中梗阻”。縣鄉以下的基層干部,實際上是有一些特別特征的群體,籠而統之地以“黨政干部”來對待未必精準。他們直面一線群眾、承受的壓力大,工作強度大、工作條件艱苦,地位不高、收入偏低,面對一個個鮮活的個體群眾,工作方式、工作作風不是想象中那般簡單,也不是一句“依法行政”就能解決各種難題和矛盾的。有些“一刀切”的政策,他們常有自己的看法;對于有些不切實際的措施,他們在實際操作中常常面臨兩難。

  因此,要溶解這種“中梗阻”,在制定改革方案時就要考慮到位,不單要解決給群眾的“含金量”問題,也要考慮給基層干部“可激勵”的問題。

  第四種,分眾化小團體匯成“民意集團”的沖擊。

  我們常常看到,每逢政府舉行聽證會,總會引起一波洶涌輿情;每遇推進一項重大項目,或強或弱變成社會熱點。而參乎其中的,總少不了有關無關人員以及民間輿論場的支持。

  互聯網時代,朋友圈隆盛,“人以類聚”更加凸顯,也更加便利隨意。以地位為紐帶如高管群,以“身份”為紐帶如二代農民工,以職業為紐帶如出租司機,以友情為紐帶如同學圈,以興趣為紐帶如登山愛好者……甚至一次集體活動就能組建一個朋友圈,林林總總,隨時隨地。這種“圈群社會”,在一面強烈要求打破戶籍、地域、職業、身份等各種“歧視”的同時,一面又在不斷渲染各種甚至是牽強附會的“身份認同”,需求就是隨時可發起強大的情感支援、輿情呼應。

  “三教九流”已遠不能刻畫當今時代的“人以類聚”,階層式的社會結構劃分也不能精準描述分眾化的社會群體。利益分化越來越呈現分眾化、碎片化特征,同一藍天下,農村人、城里人、農民工、非戶籍常住人口等,改革訴求指向不同,利益期望未必重合;“同類”中,存在諸如有車族、有房族與無車族、無房族之分,有工薪族與“食利”族之別;同一人還有多個細分“身份”,多“身份”、多面性、多訴求集于一身,不停“游走”在多個類別中,改革訴求在同一人身上甚至表現出沖突性背離。

  不同“類”、不同“身份”之間,利益未必交集,聯系未必緊密,但即使利益不相干,聯系松散,往往也能產生瞬時聚合效應。而串聯這些無交集“利益”的紅線,常是借助炒作某一事件某一個案而引發社會關注,利用網絡、朋友圈“一呼百應”,組成“民意集團”,孤立事件甚至是假新聞也可能演變為群體性事件,沖擊改革方案施行。

  由分眾化、碎片化小團體匯合成的“民意集團”,對改革的梗阻影響常表現為“失落情緒”的無厘頭宣泄,而這種“失落情緒”主要源自改革期望值的不滿足。比如國企下崗職工、城市非戶籍常住人口、二代農民工,他們最盼望解決再就業、徹底打破“戶籍歧視”、農民工市民化等,如果遲遲得不到解決或者達不到他們的“期望值”,就會對改革“心灰意冷”,容易產生“被拋棄感”,改革焦慮情緒就會上升,“任性”爆發,甚至不加思考地對良好改革舉措都打問號。在一些群體性事件中,之所以“圍觀”者眾、“助威”者多,大都出自這種情緒性宣泄。尤其值得警惕的是,這種因改革期待滿足感不高造成的“群體性盲動”,會被其他一些有意阻撓改革的利益集團以“民意”之名加以利用,混淆社會輿論,影響改革推進。

  對這部分群體,應按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來,讓人民群眾有更多獲得感。”一定要注意把深化改革與改善民生結合起來,讓普通百姓、弱勢群體、“失落群體”,實實在在成為改革增量的“受益群體”,在不斷增強“獲得感”過程中,溶解梗阻因素。

  全面深化改革啟動以來,“抓落實”“抓到位”成為習近平強調最多的“關鍵詞”。消除梗阻、解決問題,將成各級領導必然面對的常態。在去年12月30日舉行的中央深改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上,習近平強調,對已出臺的具有重大結構支撐作用的改革,要抓緊出臺細化實施方案,堅決消除“中梗阻”“腸梗阻”。對已經出臺的重大方案要排隊督察,及時跟蹤、及時檢查、及時評估、及時整改,重在發現問題。春節前夕,習近平在同陜甘寧部分市縣委書記座談時再次指出,市縣一級領導干部要在全面深化改革中積極作為。

 
 
 

更多相關資訊

對不起,暫時沒有符合條件的資訊!

 

站內搜索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 內容 作者



 關于我們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咨詢建議   聯系我們 
建議:使用IE6.0以上版本的軟件、1024*768以上顯示模式瀏覽此網站,將獲得較好的效果!

主辦單位:中共郎溪縣委組織部  地址:郎溪縣建平鎮碧河路6號政務中心 郵編:242100
聯系電話:0563-7028822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ICP備案序號:皖ICP備07502866號

皖公網安備 34182102000103號

 
福建31选七开奖号码